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红梅工作室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日志

 
 

最爱去火车站  

2017-09-11 15:57:15|  分类: 老A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爱去火车站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和父母及弟弟住在青岛近郊的一个小村子里。那时,村里的人要进城一趟,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步行去四里外的公路上等不定点的汽车,先到板桥坊,然后再转车进城;要么去差不多远的火车站;其间都要跨越两个村子。由于每每出行总是如此费时费力,加之要花不少车费,所以,大人们进城的时候不多,小孩子能被带着出去的时候更是少之又少。当时,令我和弟弟感觉“幸运”与“光荣”的是,我们的姑妈住在青岛,——我们有城里的亲戚呢!这竟是我们在小伙伴们眼前炫耀的一大资本。这也就使得我和弟弟对出行到青岛这件事望眼欲穿。

    每次父母带我们到火车站的时候,我们就像逃出笼子的鸟儿,上窜下跳,欣喜若狂。小小火车站简直成了我和弟弟的大乐园。我们并不介意那运煤的“大黑皮”冒着浓浓的黑烟跑过。因为这是我们“看火车”、“见世面”的绝好机会。我们要等那“大绿皮”,大虫一般的火车。即使等得时间长些,我们也不会厌烦。甚至静静地坐在候车室里的木头长椅上也会让我们高兴一阵子。而一旦上了车,我们则会晃着脑袋像唱歌一样和着火车的奔跑声,“咯嗒咯嗒,咯嗒咯嗒……呜——”。那样现在想来仍感觉陶醉有加。

可惜这样的时候太少了!为了节省一分一厘,多数时间是父亲只身去青岛,母亲在家忙家务,我和弟弟到火车站接父亲。这同样是令人向往的时刻!父亲是村里的老师,所以每次去车站的时候,总有他的几个得意门生陪着,帮忙推着小推车,弟弟会理所当然地坐在小车上享受他的最高待遇。当接到父亲的时候,我们会逞能般地抢着推小车。因为谁表现得好,谁获得的奖品就多。奖品就在那小推车上——姑妈捎回家的车轱辘似的花样面包、高粱饴、大虾酥以及新布料或姐姐穿小了的衣服。通常是父亲的大个头儿学生抢着推小车,其余人就簇拥着父亲,听他讲在城里的见闻,然后就唧唧喳喳地畅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坐上火车、能过上城里人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好日子。欢笑声洒落在夕阳里,伴随着晚风起舞。

 如今,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长大的一代,坐拥私家车,熟知动车组,日子确如当年我们所期盼的节节高起来。但愿父母在天之灵有知,为我们的好日子高兴吧。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