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红梅工作室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日志

 
 

苦恼人的笑  

2016-09-19 16:16:08|  分类: 老A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恼人的笑

1994年,大学毕业的我回乡当了一名中学英语教师。科班出身使我成了当时小镇上的第一批正规军教师。学校教研组里由此也就出现了“土八路”与“正规军”的混编现象。十多年前的家乡小镇,虽然人们已感受到改革开放布施的恩泽,但学校里尚未有统一的工作服。大家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忙碌着。我并没有像女同事们那样花枝招展地进出课堂,而是给自己特制了一套工作服:白衬衣配黑锻带或绛红色领带,青长裙加高跟鞋。同时要求自己过“双语关”,说好普通话和英语。因为在我看来,这样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洗练又不失清新优雅,可以更好地体现自己的“教师特色”,可以使自己成为校园里美丽的流动风景,“此时无声胜有声”地影响和教育学生。

我的这种想法可谓美好也!可事实上,穿上这套自制的行头没有几天,就有“爆料”出来了:镇上凡见过我的人都打趣地称我“洋妞儿”,同事们则戏谑地直呼我“假洋鬼子”。而且因为自己一直坚持课上课下都说普通话,在课堂上一贯奉行说英语原则而惹来了更加异样的目光:猪鼻子插根葱——装像!45分钟,一个汉字没有,学生们怎么听得懂?”仍然清晰地记得从教第一节课后,听课领导找我谈话时的情形,我只是笑笑,却一声也不敢吭。心里明白,学生们兴奋得出了汗,只有那位领导一脸茫然。

这种状况让当时正在认真地树立自己“光辉形象”的我心里很不痛快。晚上,我独自站在穿衣镜前审视着自己:一个戴着银边近视镜,身高1.72米的黄毛丫头;一个想当中国的“瓦尔瓦拉”的乡村女教师;一个一门心思想在外语教学中弄出点名堂,盼望着像苏霍姆林斯基那样做个实践型教育家的青年教师。我是不是真像周围同事们说得那样“不知天高地厚”?

“改还是不改?”我一时矛盾起来,困惑也紧跟着侵袭着我,让我不安。我似乎成了周围人的 “眼中钉”。连做了大半辈子教师的父亲也不时叮嘱我,“要多向老师们学习,不要乱来,一旦学生考砸了,就坏了!”但我不服。我不愿像父亲那样经营教育,安心做头老黄牛, 我更喜欢自己身上多一些西班牙牛或美国牛的东西。我不喜欢把学生当作记分册上的号码或教学机器上的零件,我更厌恶把学生鸭子般填满、养肥、杀掉。于是——把家里的录音机带到教室,给学生放我自制的录音带,教学生唱欧美流行经典。在下雪时刻,我会停下讲课,和学生一道欣赏窗外的漫天飞雪。在黑漆漆的教室,外面电闪雷鸣,我会和学生做英语猜谜游戏,举行英语朗诵比赛,直激起那欢笑声,声声入耳。我允许学生坐着发言,如果害怕说英语的话。我每天都有英语课代表和值日小先生,我会定期评选出英语“学习之最”和英语“希望之星”。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的所谓清高孤傲的形象以及自己的上述诸多“不合时宜”的做法把我给“抛售”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工作狂”和“另类”的圈子里去了。我的课因为融进了自己的许多想法而成了“不上道”、“耍花架子”的代名词。但没多久就有教研员带老师们来听我的课。我的课终于由“对内搞活”走向“对外开放”了。

1997年我第一次向中国教育学会投寄论文。当时因地址不明,便采取了“曲线救国”政策。先后得到了华东师范大学的章兼中教授和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汪震球老师的帮助,终于获得了参加全国外语学术年会的机会。“评职称还早,写什么论文?又不是大学教授,折腾什么?还参加什么学术年会,你以为你是谁?谁能养得起你呀!”当我兴冲冲地捧着来自中国教育学会外语专业委员会的参会通知面见领导时,却听到了这样的话。“养不起?我养自己还不成!”我有些被激怒了!“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闭门造车、井底之蛙的天空能宽到哪里去?”我十分执拗地拿着论文去了小镇上的复印部,自己掏钱复印了上百份交流论文。然后分明是母亲找来车子并亲自送自己去了济南开会。记得临行前的晚上,母亲把辛苦攒下的一叠百元钞票一针针缝进了自己的衬裙口袋。那一幕,至今回想起来仍令人不禁泪眼朦胧。

拜智者为师,与长者交友,向成功者讨秘诀是人成长中不可替代的教育,我一直这样固执地认为。我的脚步没有再犹豫,我把自己的工资连同父母为我积攒的嫁妆钱都搭进了外出学习这一件事上。“农村越是落后,就越需要学习”。在哈尔滨,面对时任人教社外语室主任的龚亚夫老师的问题“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开会”时,我如是回答道。我就是这样完成了去北京、深圳等地的自费学习,并四次参加全国外语学术年会和两次国际学术年会。所见所闻对我的教育教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也成了我专业成长的助推器。每次外出回来,除去带回最前沿的教育教学书籍,我总不忘捧回一大摞照片,拿到教室,向学生说说外面的世界。直把学生们听得热血沸腾,心驰神往。

2001年夏,我第一次穿上了学校统一定做的西服套装,这让我一下子怀念起那套自制的套装。自己也和所有老师一样参加了普通话考试,而且上课使用普通话和英语成为英语教师的专业要求。这又让我不禁回想起当年的经历……这一年,我结束了自费外出的历史。学校领导开明多了,鼓励教师外出参加学术活动,并且学校里总要集中一段时间专门开会,听取外出学习人员的学习汇报,我就成了那个讲台上的常客。这让我的成就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法国现代化规划制定者让·莫内曾说,“现代化, 要先化人, 后化物。”教育现代化品牌的打造则必须首先塑造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作为“未来全权大使”,教师形象正由单打一转向“一专多能”。身为教师,在具备了敬业爱生等良好品质的同时,也要努力将容颜美、仪态美和谐统一于一身,努力使仪表“赏心悦目”,使语言“赏心悦耳”。在提高自身素质的过程中,培养自身健康心理,高尚情趣,并适当掌握一些美学知识。这正在成为今日教师们的自觉追求。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感受着新课改带来的新气象,我这个曾经苦恼不堪的人终于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